bob体育竞技-人世间 – 凌晨一个人的苦苦等待

bob体育竞技-人世间 – 凌晨一个人的苦苦等待

bob体育竞技-人世间 – 凌晨一个人的苦苦等待

无法寄出的爱与孤独

——母亲写给父亲的281封信(136-138)

任远、梁玉洁夫妇与他们的三个孩子。(1962年)

2005年

振荣:

我想你又在等我的信了吧!这一段建新和艾萍因装修他们的房子晚上家来住,使我感到生活有了生气,心情平静,身体也正常。现在每晚都在等待着他们归来,这种期待是欣喜的,是有结果的,不会失望。我多么希望每日对你的期待也能如此,可至今已过去一千多个日夜,始终没有你的一点信息,更望不到踪影,只是在心中永远存留着这一割舍不下的漫长的期待。振荣,告诉你一件令人高兴的事,你的散文集《北方的榆树》又再版了,前几天罗珠来电话说,他在经二纬三路新华书店见到了再版书,封面重新进行了设计,他为咱们购买了几本,我尚未见到此书。我想你听到这一消息,一定会十分高兴,如你在家,定早已将书买回了。按规定,再版书同样付稿费,罗珠告知,等春节他去北京问问情况。我认为不论有无稿费,这都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,说明该文集是畅销的,得到读者喜爱,你书写此书的劳动成果是十分有价值的。2005年1月11日振荣:很长时间没给你写信了。前一段我一直身体不好,将近一年的时间心脏很正常,不知为什么,自23日至25日连续两天早上犯病,心慌、胸闷、憋气,脉搏至90多次和100次。因建新已于20日远赴美国,由李平的外甥女芳芳(她从幼师毕业,在历下幼儿园工作)晚上来陪我。因我发病时都在凌晨五、六点钟,为此没有惊动她,只是牢记你时时嘱咐我的“沉住气,不慌”,勉强起身打开氧气瓶,服上速效救心丸,待一小时左右,逐渐恢复平静。这次犯病与以前不同的是,胸闷得厉害,而且脉搏过速,极为难受。我怕心脏出现新的问题,待病情有所缓解后,给艾萍打了电话,小朋接到芳芳的电话也赶了过来,由艾萍开车送我去四院。又是由潘林、新琳陪我做了心电图和心脏B超,幸好没有大的变化,仍是心肌缺血、供血不足,只是经抽血化验,血液粘稠,为此又在小红处住下,由新琳每天中午为我输液七天。天冷,医院工作又忙,看到新琳每天跑,实于心不忍。振荣,潘林、新琳真成了咱们家的保健大夫,非常感谢他们。自你走后,新琳一直是每隔几天就打来一次电话问候,并不时家来探望,给予了我极大的照顾、关怀和温暖。振荣,你知道吗?当这两次早上犯病时,都是天尚未放亮,望着漆黑的夜空,尽量镇静着并强忍着心慌憋气的折磨,苦苦地等待病情的好转,急切盼着天快放亮,但是,偏偏时间走得那样缓慢、缓慢。这期间,我情不自禁、不止一次地回想起了你在家时遇到我发病的一幕幕情景,我只要轻轻叫你一声,你就会立即起来为我输氧、服药、端水,百般照顾。这次发病,我多么渴望你仍能在我身边,哪怕什么都别做,我也会心中踏实,病情迅速好转,可如今,只有我一人静静地忍受。现在一切都过去了,身体也逐渐恢复,望你放心。2005年1月31日振荣:这几天是叶子一直陪伴我,小红虽然已放假,但每天加课,故不能家来。你记得吗?今天是腊月23,为小年。建新在美国还没回来,小群一家在石家庄,牧牧在北京。按旧习,家中过小年时人不齐,灶王是不能烧掉的,要等到除夕夜才能烧掉旧灶王,贴上新灶王。现在虽没有这些旧习了,心中还是盼望全家能团圆过年。幸好艾萍回来陪我,与叶子我们3人也在小年夜吃了水饺,心中感到欣慰。更使人高兴的是,牧牧从北京打来了电话,祝奶奶、妈妈新年快乐。他听到我们吃了水饺,极为羡慕,说晚上到餐馆吃了顿饭,每人给了五个水饺,但不好吃。牧牧放假后,又到校外参加了外语学习,要到除夕前一天才能回来。现在他们宿舍只剩他一人了,真有些挂心,盼望他早些回家。2005年2月1日